抵制微膠珠,我們得到了什麼?

不是要跟環保人士作對,但自從抵制運動開始,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,直至早前看了篇文章,才醒覺自己一直納悶著的是什麼。

好幾年前,我也想研發去角質沐浴露。但不用膠珠,可以用什麼天然物質作磨砂呢?很多DIY人士用咖啡渣,我是極有意見的,咖啡渣硬且棱角多,除非你整個身體的皮膚都像腳皮有0.5cm的死皮,不然咖啡渣絕對不是好選擇。走訪超市,看到的多是果仁,但香港種不出果仁,若要幫襯本地農夫,又有什麼選擇?我與農夫討論,她建議了米。好阿,誰不知道洗米水洗臉有護膚功效?等等,但米很容易變壞發臭阿﹗

對,不對勁的地方,就是「防腐」的問題。

品牌選用塑膠,除選其成本低及光滑之外,更是看中它的穩定性,它的存在,並不會加快整個產品腐壞。然而,當換成了植物顆粒,米也好、果仁也好,任何植物磨成粉或顆粒,都很容易發霉變壞,放在含有水的洗臉產品中,不加防腐劑,不出數天,瓶子裡使成了異世界。因此,必須要加重的,就是防腐劑。

一直以來,我都很想告訴大家起泡劑和防腐劑對環境的傷害,大品牌最喜歡用的通常是最毒的,不能降解且擾亂整個生態的荷爾蒙。但是阿,誰會去管看不到的污染?相反,能看到、能摸到的微膠珠,卻可以很快做到人人唾棄的景象。

含微膠珠的產品被抵制,以植物顆粒作招徠的產品自然追捧,但大家卻沒有考慮到,它們添加的parabens(致敏且影響荷爾蒙的防腐劑)可能就要加倍。我無法對比微膠珠與防腐劑的的污染程度誰比較大?但一窩蜂追捧植物顆粒磨砂產品但看不到其他問題,就是有點盲目了。

其實也不是沒有解決方法的。例如,Ame Aura終極玫瑰煥膚面膜,是分開兩個瓶子的,一大瓶粉紅色的是乳霜狀的面膜,另一瓶小瓶的是玫瑰果和海藻的粉末,用的時候才混在一起。這已是第二代的設計,第一代是把兩者混在同一瓶中,因為堅持防腐不能添加得太強,放不了多久就發霉了,後來才想到這個方法。所以辦法總是有的,只是這樣多了一個步驟,不知消費者會否嫌麻煩。

最後,還是那一句,去角質必須先煥膚,單靠磨砂未必有效,而且有容易弄傷皮膚。

圖片來源︰Story of Stuff Project

影片︰<<The Story of Microbeads>>

相關文章︰

《磨砂膠珠真的能去死皮?》

《咖啡渣磨砂,你不知道的潛在危險》

《瘋狂去角質惹的禍》

推介產品︰

終極玫瑰煥膚面膜

最近的帖子
Archive